欢迎访问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技人才 » 名人展馆
何力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简介】何力,男,博导,省管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历任贵州工业大学科技处副处长、贵州大学科技处副处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理事、贵州省机械工程学会理事长、贵州省科协副主席、贵州科学院院长、国家复合改性聚合物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贵州省委主委。

  办公室里,挂着一幅“追求真实、寻乐梦境”的字画。

  说的最多的是,“一直都是个学生,一直都在学习”。

  追梦科学、审慎谦虚、励学不息。对首届青年科技奖获得者何力的采访,就在这样的第一印象中徐徐展开。

  很兴奋,很兴奋

  说起当年的高考,文革时期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学习的何力说:“要是在同一起跑线上,最后能考上大学的不一定是我。我们那一批幸运儿中许多是‘偷跑’的人。”他说,1977年中央在第二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高考录取新一届大学生,应届高中生可以参加高考。这给何力这些“有准备的头脑”创造了机会。凭借扎实的文化功底,他挤过了高考的独木桥。

  1978年初,何力如愿考上兰州大学,成为“文革”后中国恢复高考第一批大学生。新一届大学生入学,“全社会很兴奋,各大学很兴奋,新的大学生也很兴奋。”何力连用三个“很兴奋”描述当时的状态。

  在兰州大学,上世纪八十年代西北艰苦的学习条件,磨练了何力的毅力与耐力;教育部直属重点大学优质的教学资源,如著名物理学家段一士、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墨林、“文革”后获中国001号博士学位证书的高能物理专家马中骐等名师都是当时讲台上年富力强的中青年教师,不仅使他掌握了先进的科学理论和良好的研究习惯,而且激发了他投身于科研的“兴奋”。

  “现在如果一段时间不进实验室、不接触学生,我会很难受。”何力说,如今,科学研究已经成为他人生的一种内在需求。

  1982年毕业分配到贵州工学院(后改名为贵州工业大学、与贵州大学合并),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踏上了重新学习的历程”。

  在贵州工学院,教学之余,何力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科研上。

  一篇论文的“蝴蝶效应”

  1982年夏天,何力与同时分配到工学院的几位年轻教师 一起,组成了一个科研小团队。

  当时的科研条件十分艰苦,用的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内生产的显微镜和一些解放前的仪器、设备。但是,“我们却很投入,心理上很愉快”。

  1983年,何力应邀参加在贵阳举行的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会上,他发现贵州机械研究所谢泽嘉工程师的一篇论文对“渗硼层孔洞成因”的机理解释不合理。经过与原作者反复讨论并合作,对该现象进行深入地科学研究,1984年,他们两人用“晶体点缺陷空位迁移和扩散理论”为这一现象找到了比较合理的机理解释,并形成了何力的第一篇学术论文《渗硼层孔洞的成因》。

  此时,正值美国匹茨堡大学教授温伯莱特在西南交大讲学。听课过程中,何力发现一个热力学的公式推演错误,便在课后与温伯莱特讨论了一番。第二天温伯莱特专门对何力表示感谢,他对全班三十几位同学说,这份教案他已经在美国和欧洲研究生教学中使用了好几年,他和他的学生都没有发现这一错误,他感谢中国学员认真钻研的精神。多年后提及这件事情,重庆大学材料学院的徐启昆教授仍“记忆犹新”。

  当然,何力没有忘记拿他的《渗硼层孔洞的成因》求教于温伯莱特。当温伯莱特看完他的论文之后,欣喜地说:“你提出的解释机制,可能不是造成渗硼层孔洞的唯一原因,但至少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对于初出茅庐的我来说,这是莫大的鼓励。”何力说,后来,这篇论文受邀作为1986年6月的德国柏林第四届材料热处理大会宣读论文,并由其合作伙伴在会上宣读论文,引发了“蝴蝶效应”。

  “多元渗硼新工艺“技术成果被用于许多机械零件的表面强化处理,发表了一系列研究论文。1987年,获得“贵州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此后,何力在材料科学教学科研的道路上越走越投入。

  2000年,博士论文基于奥氏体锰钢的形变硬化机理,从微观结构到宏观性能系统寻找支撑理论,通过机理研究和实验验证,提出了微观有序簇聚结构导致材料硬化的理论模型,被中国工程院院士涂铭旌教授高度评价:“对百年未解的物理冶金之谜提出了合理的解释,并通过实验的验证。”部分成果形成论文,被中科院院士、上海交大教授徐祖耀推荐,在《金属学报》(英文版)上发表,之后又连续在国外学术刊物《Material and Design》发表了系列论文和研究报告。

  实现结构材料轻量化和高性能化,是目前国际材料研究的主流趋势和热点,聚合物材料的微孔发泡被国内外大量研究,但主要采用的是超临界气体物理发泡的方式,这种方法成本很高,而且主要技术多被国外专利所覆盖。

  何力则避其锋芒,主持并完成了国家863计划课题“微孔发泡抗菌聚合物材料研发”(以优秀等级通过验收)和973前期专项课题“微发泡聚合物材料结构、性能及微发泡技术”,在复合发泡剂制备、微孔控制和成型技术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并具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

  乘胜追击。该课题研究小组将该项技术集成固化到注塑装备中,申报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其中1项已获授权,2项已进入实审阶段,在国外超临界物理发泡的专利覆盖领域之外,走出了一条化学微孔发泡注塑成型的自主创新之路。

  三个“阶段式理想

  2002年之前,贵州还没有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时任贵州科学院院长于杰教授的国家项目“新材料创新开发项目”为此提供了契机。在项目的基础上,于杰、何力、谭红、薛涛——一支由贵州科学院、贵州工业大学科技人员组成的团队,利用项目配套资金500万元,加上省里配套支持的资金建立了“贵州省材料技术创新基地”。

  在他们的脑海里,对于“贵州省材料技术创新基地”,一直有三个“阶段式理想”:一是以此为基础建立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二是通过国家资质的实验室认证;三是谋划成立科技型上市公司。

  2004年,我省申报的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国家科技部组织的现场专家组评审和北京大组总评中胜出;2005年初,国家科技部正式批复在我省组建“国家复合改性聚合物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009年1月,该中心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正式运行。

  这是贵州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建设零的突破,也是目前国内聚合物材料复合改性领域国家布点建设的唯一一个国家工程中心。

  “在创建的过程中,该中心也通过了CNAS(中国实验室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认证。”作为该中心主任的何力介绍说,他们实现了第二阶段式梦想。

  工程中心组建期间,共完成包括国家863/973前期、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科技计划项目在内的国家和地方科技项目24项,形成了10000万吨/年改性聚合物材料的产业化示范能力,实现1亿元/年以上产业化示范销售收入,与企业合作建立生产基地辐射技术成果形成产值达2.2亿元/年,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40余名。聚集了一批国内优秀的科研团队,其中长江学者3人,国家青年基金4人。初步实现了工程中心人才、技术、经济的良性循环。

  第三个阶段式梦想,也已经在2002年起步。

  这一年,由贵州科学院与〇六一基地合作的产学研示范基地——贵州凯科特材料有限公司呱呱坠地。“到2011年,公司可实现1.5亿元的产值。”何力说,现在正向着“科技上市公司”的目标奔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